厦门进口螃蟹价格联盟

Alaska 1

Kimslanding 2018-11-11 07:19:05

写这篇的时候我还在安克雷奇的酒店里,难得在折腾的旅途中闲下来却发现已经过了零点,时间真的过得挺快的吧。


阿拉斯加一直是我很想去的地方,第一次感受到它的壮美是在一部叫《Into the Wild》的电影,讲述的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抛弃所有世俗的财富只身前往阿拉斯加进行远离人类文明的流浪生活。男主的内心思考虽然争议很大,但是阿拉斯加的野性之美是毋庸置疑的。


在飞机上见证的层层叠叠的雪山就是最好的证明。并不是第一次经过这片土地的上空,但是是第一次在晴朗的天空下清清楚楚的看见它的轮廓,甚至留下人类痕迹的方方正正的耕地湖泊都显得波澜壮阔起来。



下面这张图是我在飞机上拍到的最喜欢的一张了,飞过去的时候明显感觉这座山的海拔远远超过其他。



飞机慢慢降落的过程也很有趣。从之前晴空万里下的层层雪山,到渐渐变厚的云层,再到云层之下安克雷奇略显寂寥的湖面,矛盾却又和谐。



在历经九个小时的飞机途中学会了江浙一带很流行的“掼蛋”,在芝加哥转机的时候打的如火如荼。话说这个飞行距离已经相当于是和国内的midpoint了,时差都扩大到了16小时。


晚上则吃到了阿拉斯加帝王蟹。其实这个螃蟹确实是不大好吃的,但是就和所有的旅行一样,是一个打卡的过程而已。



住的酒店窗外是一个被积雪覆盖的足球场。整个安克雷奇就是这样,道路两边永远是厚厚的积雪,来往不多的车辆,偶尔结冰的道路,还有略显寂寥的夜色。在这样的静谧里,我们开始了去往Fairbanks的旅程。(多亏了有老司机能够实现自驾)



旅途的一开始总是相似的,彻底沦陷在雪山环绕的美景中,手机瞬间多了一大堆大同小异的照片。反而是路过的加油站这么一拍,有了几分公路片的感觉。




六七个小时的自驾游,我即使不是司机也感觉到有些疲惫。由于地区相当偏远,经常会没有信号,无聊到开始玩双重曝光之类的p图游戏,因此有了上图这张看起来有些没头没脑的照片。


途中抓拍的雪山合集


来到传说中的极光首都Fairbanks已经是下午七点了,来来往往见到了不少中国人,据说是因为阿拉斯加是离中国比较近的度假地点(所以哪里近了啊!)晚上吃的是槽点满满的火锅。事实上我觉得,火锅是最不容易做难吃的东西,哪怕你去中国超市买包海底捞的番茄锅底料,你都可以算得上吃的不错了。但是这个火锅打破了我对此的想法,同行的小伙伴点的鸡味锅底什么都没有,唯一的两颗枸杞还是从我这里捞的。于是大家开始利用火锅蘸料diy火锅底料,这简直是对一个火锅最大的diss了吧。


火锅店外的街道



总而言之,难吃的晚餐让我回去拉肚子了。不过我终于完成了在雪里打滚的壮举,雪地留下的印子让我的头看起来也没那么大嘛哈哈哈哈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