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进口螃蟹价格联盟

忙归忙,勿忘六月黄

大闸蟹一手货源招代理 2018-11-03 16:52:53

食欲随着季节流转,每到什么时节自然而然就会想起要吃什么。然而,没有一种时令食材,能够像大闸蟹一样,让人期盼得那么久那么深沉。


秋风起了又起,第一箱大闸蟹终于送到了。


迫不及待地开箱,看到码放得整整齐齐的它们尚在“吧嗒吧嗒”地口吐白沫,顿时心情大好。大闸蟹吐泡泡是其特有的呼吸方式,响亮的吐泡泡声就是生命力的象征。


取一只出来,蟹壳青得发亮,蟹爪的绒毛微微呈现金黄色;翻身,蟹肚子是有着贝壳光泽的白色,饱满得微微向外突出。心中感慨,真是只好蟹呀,更凑近些,闻到混杂着水草气息的水产特有腥味。


忙不迭地烧一锅水,上锅蒸了它们。


7、8分钟之后,与之前水草气息不同,一种成熟而更为刺激的螃蟹腥香,随着水蒸气弥散开来。可是还不能吃呢,还没到时候,急得人坐立不安。按理说,这时候应该在旁用醋、姜丝、糖调一份蟹醋,作为蘸料,我却更喜欢原汁原味的蟹。真正的好蟹,就是光凭着自身就够好吃了呢。

15分钟到了,开锅。蟹壳成了鲜艳的橘色,白色的肚子隐隐染上了流出的蟹黄。


讲究的人,这个时候应该拿出全套蟹八件来:小锤子,小剪子,小勺子,等等等等,排列在桌上像是一套手术工具。性急如我,则全赖着一双筷子和自己的嘴巴,开吃吧。


先揭开蟹盖,热气卷着蟹香霸道袭来,盖子里是一团柔软的金黄色。赶紧三两口吃完了扔下盖子,揭了腹脐,将蟹身掰成两半,深吸一口气——大闸蟹的精髓,出现在眼前了。


半透明凝脂般的是雄蟹,一口下去,它似乎还在抖动,又瞬间粘稠绵密得让人张不开嘴;亮红色略微发硬的是雌蟹,凝固而紧致的膏体在口中慢慢融化,香味也随之弥散。


雄蟹和雌蟹哪种更好吃?这是个世纪难题。我只能说,每年第一箱里,更好吃的是雌蟹,因为“九雌十雄”,农历九月雌蟹先成熟,农历十月才轮到雄蟹。这样也好,不管哪个月份都有最好的螃蟹存在。


吃完了蟹黄蟹膏,就轮到蟹肉了。蟹身子的肉随着蟹腿的延展,被分隔成一瓣一瓣,洁白而丝缕分明。而后咬开蟹腿的一头,轻咬另一头,把蟹腿肉一下挤出来,蟹腿肉更是顺滑细腻。


蟹肉当然是鲜甜好吃的,然而经历了高潮般的蟹脂蟹膏,蟹肉也只算的上是吃蟹过程的尾声了。真是个漫长的尾声呵,直吃到蟹肉慢慢冷下来,心里还在怀念着起初的那满口蟹黄。待到吃完蟹肉,已经怀念到又懊恼又满怀期待着下一批大闸蟹的到来。


没什么可懊恼的,大闸蟹季还长着呢。不如一周来一箱吧。


眼看着蟹壳越来越硬,雄蟹蟹脂越来越肥厚,北风起了又起,终于,那一天到来了,一年的大闸蟹季又要过去了。


夏日里幸好还有六月黄


在短暂享受了春天馈赠的果蔬之后,不多时又会念起大闸蟹来。大闸蟹季还有很久啊,不过不要紧,我们还有六月黄。


六月黄是夏日里少年时代的大闸蟹。它们明明还没成熟,就被丧心病狂的人类拿来吃了。谁让大闸蟹那么好吃呢……


自然,未长成的六月黄风味不及成熟大闸蟹,依赖着原汁原味的清蒸行不通了,我们只能想别的办法。


比如做成醉蟹,它就变得鲜甜剔透,肉质越发细腻柔软,还饱含着花雕香气;比如拿来炒年糕,原本风味不够的蟹黄与浓油赤酱混杂成别样的酱汁,包裹在每一片年糕上,让年糕也拥有了光芒,成了被疯抢的主角;再比如毛豆面拖六月黄、六月黄炖鳝筒、咸肉蒸六月黄……


然而无论有多少种吃法,六月黄依旧是聊胜于无的慰藉。吃着六月黄的时候,心里总是不可抑制地想念着大闸蟹。


等得夏天即将过去,就开始想着边赏月边吃大闸蟹的中秋美事,开始紧盯着阳澄湖开湖捞蟹的公告,简直是数着日子过去的。

还在为送礼发愁吗?我们为佳节量身打造了精品礼卡礼券,正在火热销售中,欢迎新老顾客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