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进口螃蟹价格联盟

Ushuaia | 南极船票任务

softpillow 2018-10-11 13:38:57

攻略说:“在乌斯怀亚港口有卖最近几天开船的last minute南极船票,大概四千美金就能上船,三人间的票最容易买到。”

我有一种年轻人中很普遍的现代病,叫commitment issue,症状为超过眼前的苟且就没法承诺,包括结婚、生子、提前一年买南极船票。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看的攻略,总结起来就是开篇这句话,然后心大的我就这样,没有任何计划,直接不远万里从三藩,经纽约,12月1日至布宜诺斯艾利斯。在机场换了阿根廷peso,吃了个三明治,叫uber直接去了唯一预定的酒店,然后记忆就有点模糊。说不好是先睡了一觉才出去吃东西,还是出去吃了东西又回来睡觉,总之,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餐馆也没有几家开着,搜到的也就是四季对面的一些牛排馆,吃了些烤得香喷喷的牛仔骨,又顺便在便利店买了movistar的sim卡。

攻略说:“便利店买的sim卡充值了就能用,每天50M。”

晚上爬起来,把sim卡装进手机里,想起还要去充值,下了个movistar的app,西语英文对着倒腾半天,也没整明白怎么不去便利店就能充值,突然灵机一动,打开大天朝淘宝,果然搜到了阿根廷movistar代充,付完钱就收到了充值成功短信,那一刻,国家荣誉感爆棚。

但是充了值仍然不见有data给我,把所有收到的西语短信看了一遍,貌似是必须要实名注册才可以,又没有阿根廷身份证,遂作罢。

2日一早uber去了机场,飞去Ushuaia,反正我是睡了一路,下了飞机之后只觉得一阵凉意。机场很简单,出了行李大厅就是木柱顶起的房子,外面有出租车排队,也没什么价钱好讲,都用里程表,反正出门在外,又语言不通,多少都会吃点亏,放松心态就好。Ushuaia市中心酒店有限,基本都是民宿,booking上随便定了个评分9点多的,结果设施巨烂。

放下行李,我们就走去了Ushuaia码头,风吹过来的时候有点冷,还是得穿个羽绒服。码头不让闲杂人等进去乱晃,门口外有很多旅行社搭起来的小铺子,都没有和南极有关的东西。于是我们只好走去访客中心,访客中心说主街上有一些旅行社卖南极船票,并且在地图上标出了几家。

我们来到了主街,打起精神一路找,结果发现周六很多旅行社都不开门,因为又是下午两三点,旅行社都去午休了,开门的也都是晚上五点才开门。我们在主街从头到尾逛了一遍,把窗户上有贴着南极相关的旅行社都标在地图上,然后去吃了顿饭,回民宿歇着。

晚上五点多,出来继续溜,开门的那么几家都说最近的船很满,没有last minute剩余。Rumbo Sur说周一再来问,因为再下个周一有两艘船出发,可能会有票。总之,开门的旅行社都要进去问一下,有卖南极船票的就记下来,没有的就问问他们哪里有,再在地图上标出来。在一家很小的门脸儿,碰到一个看起来并不是工作人员的人,他听到我们在问南极船票,就问我们能不能等8天,他有10号的船票。天真的我们,因为当时对买船票完全没有概念,根本无法想象要在这里等那么多天,于是就拒绝了。

太天真了。因为后来问到有余票的船,都是10号之后的。

在Tolkeyen的时候,说下周有一艘船还有两张票,一男一女的位置,我们是三个人,就完全没有考虑。总之这一天没有什么收获,悻悻而归。

订机票来Ushuaia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周末旅行社不上班这件事,所以3号这个周日百事萧条,没有事情可做。因为之前民宿的条件太差,我们又换了一家民宿,仍然在市中心,离主街就三个街区,上午就在忙活搬家。

消停下来之后,我开始上网找Ushuaia的南极船票代理,通过whatsapp联系上几个,问过之后也都没什么票,有一家叫做freestyle adventure的夫妻店,在国外人的游记中风评似乎不错,他们说让我周一开门再过去过来问。

听说Ushuaia盛产帝王蟹,闲着也是闲着,我就跑去吃螃蟹了,一碗上来,货真价实全是螃蟹腿,吃得我都想吧唧嘴了,可惜仍然没有醋和姜丝,还是觉得扼腕。

我对于4号这个周一充满希望,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人真的是很贪婪的动物,来的时候我一派轻松,觉得有票就去没票就在南美随便玩,但是真正到了Ushuaia,各种问了一圈都没有票,就觉得很不甘心,越不甘心就越想去。

早上九点多,旅行社陆续开门,我就去问了一圈,有的旅行社还会给我联系到别的旅行社,地图上又多了几个点,但是仍然没什么收获。我们回到小门脸儿,找到了说有10号船票的人,但是他说那艘船剩下的票被几个加拿大人买走了。Tolkeyen的剩下两张船票的船也被买走了。Rumbo Sur说有一艘13号的船,还剩一个两人间,每人7129,妈妈说她横竖也晕船,就不去了,我和爸爸留下护照信息,把那两个位子hold住。旅行社的姑娘说,下午还会有一艘船的信息。整整一个上午,Ushuaia各种旅行社都已经被我们跑了两遍,确认没有新信息以后,我们便去movistar营业厅拿着google translate鸡同鸭讲地办了实名,搞定了手机网络,然后吃午饭等着。

要结账的时候,Tolkeyen发来whatsapp,说有两张6号的船票,一男一女,每人5640,于是我们迅速结账,走去旁边的Tolkeyen买票。结果卖票的人说,网上拿不到这两个位子,别的人hold住了,船家现在在协调,如果那边不立即付钱,票就是我们的。于是我们非常可笑地如坐针毡等了二十分钟,这种命悬一线且完全不可掌控的感觉,实在一言难尽,等了那么久以后,不幸还是被告知那边已经付钱了,票没了。从船家发出email通知,到我们进旅行社买票,前后不超过十分钟,谁能想象买船票竟然是这么争分夺秒的一件事情。

Rumbo Sur说12号的船的消息还没出来,我们回到了民宿,结果刚进门就收到Freestyle那边的whatsapp,有一趟16号飞去南极的航线,从智利出发,6000多,有超过三个位子,于是我们东西都没放,又直接奔去了旅行社,迅速下单,这才定了一个双人间和一张三人间的散票。

至此,南极船票终于尘埃落定。当一艘船放出last minute的船票信息,我已经能收到多个旅行社代理通知的时候,我觉得我的联系人应该收集得比较齐了。买船票就好像打游戏任务,通过和中央NPC对话开启任务,然后找到不同的NPC,不同时间反复对话会有不同信息,有些NPC会带你找到隐藏NPC,在Ushuaia巴掌大点的市中心,我们一天来回来去能走上十几公里,也真的做任务做得很努力了。

在Ushuaia呆了这么久,横竖就去趟火地岛国家公园吧,5号早上去localiza租了辆小破车,Chevy的classic,纯手动,连玻璃都是手摇的,一路土路奔向了国家公园,每人门票350阿根廷peso。这里有一个邮局,号称世界尽头邮局,因为Ushuaia貌似是最南端的城市。总之,这个邮局说是九点开门,但是十点多才有一个人姗姗来迟。从旁边大陆游客的赞叹里,我们大概拼凑出这个人是老邮局管理员的儿子,而老邮局管理员不知何故在国人攻略中非常有名,于是很多游客拉着他儿子合影留念,一个个拿出手机比划询问,那个儿子似乎也颇为熟练,蹦出一句中文说“行”。

这个公园真没什么好玩的,我们也就是打发时间溜达溜达。走过一片树林,爸妈已经在前面走远了,我因为照相便落后下来,结果刮来一阵风,仿佛是有什么怪兽从远处过来,接着一片一片的树顶晃动,并不是相同的方向,看起来就好像有自主意识一样,周围空无一人,只有沙沙响动,那一刻的感觉有些玄妙。

从公园出来我们又顺着公路往Lake Fagnano的地方开了一下,停在Paso Garibaldi看了下景色,不过也没什么景色,就回Ushuaia还车,然后再去吃顿螃蟹。

不要相信什么攻略,包括这篇,有什么问题,最保险的还是找旅行社问一圈,旅行社的人基本都会英语。下面这张地图,标注了我这次找到的所有卖南极船票的地方,给后人做个起点。

南极船票一般路线是十天左右,从Ushuaia出发往返Drake海峡大概占去四天,在南极半岛呆四天。还有从智利Punta Arenas出发,飞越Drake海峡到智利在King George Island的基地,再上船在南极半岛四天。除了这两条线路还有更长时间的进入南极圈航线和飞至极点的选项。

Last minute船票越来越少了,船票订得越来越满,基本开船前一两周会放出这些票,独自旅行可能比较容易找到船票。Last minute船票的折扣也越来越小,现在都在六七千美金,与其去打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副本任务,不如直接早早订了票,心里踏实。订明年的船票,三人间,也就是八九千美金的样子。

从Ushuaia过境到智利有四种方法。第一,可以选择租车,但是Ushuaia能出入境的车子很少;第二,Tolkeyen可以买到大巴车票到Punta Arenas,大概12个小时,包括过境和摆渡,早上出发晚上到,票价1000阿根廷peso左右,也有大巴到Puerto Natales,需要十五六个小时;第三,有游轮航线到Punta Arenas,2000多美金,四天,不知道图什么;第四,每周有两班能坐二十几人的小飞机飞往Puerto Natales,300多美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