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进口螃蟹价格联盟

直到我离开的时候,北京都还没有下雪

AnnE 2020-04-28 03:58:13


00)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收到了Moon发来的信息。


『阳光甚好 今日本该与你约会的』


我总是能写很多字字句句,记录下诸多细节。

爱上电影后,我也同时爱上了胶片这个比喻。

我们在时间的长河里截取那么一帧,这一帧留下永恒的整个世界。而我总是能写很多字字句句,生怕留不下我所珍爱的、珍视的、挚爱的、与Moon有关的一切。


而Moon呢,我想或许在写作这个事情上,Moon其实比我精确许多。

甚好,本该。

她用两个词,带过了我整整一天的憾恨。

带过了以往数月生活的句号,带过了终有一日的重逢。



01)


上周日,我再次陷入了和父亲母亲的争吵不休。

几年下来反反复复的失败尝试、失望无果、互相伤害积淀下来,绝望情绪的降临已经比以前熟练很多了,与此同时,走出这种情绪所需要的能量越来越多,泥潭越来越深重黏稠。


与以前不同的大概在于,这一次我总算把我生命中最痛恨的事情,以现场版的形式暴露在了Moon面前。

从文字到电话,从压抑的低语到愤怒的咆哮,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尚在家中与Moon吃着零食瞎看电视剧。


我在原生家庭矛盾这一问题上,深刻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无法控制情绪”。

以往,我会觉得情绪控制和宣泄是一种有意识而为之的行为,有时候即便处在脆弱的边缘,也会在心里判断,我到底能不能表现出来。

但我的母亲时常让我处于一种失控状态。

这种失控状态,会致使我在一切外在不宜环境中,仍旧做出我不想做的事情。声嘶力竭,大声喊叫,恶毒尖锐,极尽丑陋。


三个小时后,我在厨房旁边的小储藏室流光了所有的眼泪,又一次争端终于落下帷幕。我在卫生间刚把洗面奶挤到掌心,Moon恰好推门进来,眨巴眨巴着眼说她想先上个厕所,我说好,走出来先搓着脸,突然心里颤了一下——她进来时,我回头的那一刻,脸上该是一副怎样的神情呢?那个时候我尚未来得及在镜子中看自己疲惫不堪的模样,我不知道落在Moon眼里该是如何。

但Moon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这种经年累月铸就的安全感。

骨子里的细腻温柔。

我好像已经过了那个担心她眼里的我会不会有多糟糕的一个阶段了。

她还在我身边,这就是最好的答案。


那天下午我出门去跟老板见面,谈了工作的事情,在店里帮了最后一会儿忙。

老板说,“你要坚持下来,我们都是年轻人,未来有无限可能。”

跟老板在一起吃了最后一顿她喜欢吃的湘菜。

湘菜也让我想念Moon。

回家之前买了菠萝油、西多士和黑松露鸡蛋——总会想要带一些有的没的总之绝对是吃的回家,又是一种成习惯的事情。

到家后我把东西放下后就洗澡爬上了床,Moon说你不吃吗,我说不了,都是给你带的,累了,想睡觉。

她把那个菠萝油吃了三分之二,出去跟隔壁的租客Amy在厨房聊了会儿天。我例行“累死了也要先玩会儿手机再睡觉”这一流程,便在此刻不幸接了倩倩(她非要我在推送里给她加戏)一个诉说感情困扰的电话,长达四十分钟……

挂电话之前我对她说,我今天真的身心疲惫,还陪你聊了这么久。

倩倩:我知道你很累,但我知道你更舍不得我难过。

我笑着骂她滚滚滚,实际上注意力的转移确实有助于心情好转。


挂电话后我继续睡觉,此时Moon已经爬上床看了好一会儿《虎啸龙吟》,她问我,你睡得着吗?

『睡不着,但很累。』

『因为你是心累,不是身体累。』

『emmm…实际上我现在心情还蛮不错的。』

『为什么?因为跟朋友聊天了?』

『因为有你在啊。』

Moon笑了,我也没有去想她是当作玩笑还是信了。

但我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心情真正好起来的。

就是在Moon问我能不能睡着的那一瞬间。

一个敏感忧愁的小孩子,一个温柔细腻的女超人。

我知道Moon总会开口的,所以在那一瞬间,我想,呀,你来了。

——你来了,有你在身边真好。

Thanks for having you by my side.



我们的对话是以抛出倩倩的苦恼作为开端的,当然这也不是我卖闺蜜,实在感谢倩倩挂电话前专门问了我,“这样的情况如果是Moon,她会怎么做”。当时我回答了一个标准万用的答案:“她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因为她不是你这样的人。”

总之我跟Moon开启了话题。

从感情事上总是能延伸到性格呀、观念啦、追求啊,诸如此类的谈论。

当然浩浩荡荡的八卦本身也是少不了的。

Moon趴在枕头上,笑着对我说:『好了聊完了,接下来我们来正题吧。』

『什么?』隐隐有感觉。

『你今天下午。』

诺,原生家庭问题,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不过原谅我尚且还写不出来。

就如同我的母亲总是会给我带来一种失控感,家庭关系的现状困难也总是会阻碍我去思考其根源。

语句不通,例子稀薄,记忆模糊,每当尝试去挖掘,就有一种非常典型的窒息感。

就像是被我自己埋了起来。

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做心理学上的封闭机制了,连我自己有意识地去打开都没办法哦。

之前聊起闺蜜问题还滔滔不绝的我,突然之间就组织不起来语言了。

并且头一回出现了,甚至在Moon面前也有一点不想谈论,的感觉。尽管很快就消失了,并且努力去尝试表达,但还是无果。

后来我对Moon说——

『就像以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要过了好几年后回头再看,才能想清楚,啊,原来当时是这么一回事,便知其所以然。所以说我觉得我现在大概也又处在了这样的状态,只知其然,甚至于也并不是知道得很清楚,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出来。等十年后五年后,我回头再看现在,大概就能够知其所以然了。』

所以现在就不去想那些想不通的事情了。

『我的一位长辈阿姨,起初也是以长辈心态劝我,措辞用语无非是一些“她到底是你妈”“那到底是个家”一类的话,后来在了解到我们根深蒂固并且现阶段无解的矛盾后,她是这样对我说的:如果这些很艰难的事情你现在解决不了,那就以一种必然的决心去面对这些事情,过去的苦难并不妨碍你未来能达到的成就,有时候坚持过来,回头一看,正是那些东西铸就了现在的你。』

『所以我想,我也就这样面对过来就好,那些过去让你感到痛苦的事情,终有一天会化为未来的武器和财富。』

于是啊,这些事情就从方法论,变成生活态度了。

不知道从哲学意义上有没有上升那么一丢丢高度吼。


是夜,实在是聊了太多东西啦。

是夜,说来说去也就是我那些内心戏和来回思辨。

是夜,Moon埋在枕头里笑的模样,真是一如既往地让我欢喜啊。

是夜,我见机行事地对Moon说,come here,她坚定地拒绝了配合我,她说,我不要抱抱。

我想了想,说,你以前还是会经常、偶尔抱抱我的。

Moon打了个呵欠,说,我已经太久没有跟人有这种亲密举动了,我不习惯,太矫情了。

又补充说,不过这样来聊天也已经够矫情了。

我在心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Moon真好,Moon真好。


对于这天晚上她难得克服了矫情不适做出的行为,我真诚地表达了自己的好奇心,我问:『所以,你是在什么时候会对我有耐心又温柔的呢?』

『大概是你看起来像一条小狗的时候吧。』

我忘记Moon有没有说“可爱”这个词了。

她揉了揉我的头。

那一刻我的确感觉自己是条彻头彻尾的puppy.


音箱里传来了《董小姐》。

Moon说,你看我今天晚上为了跟你聊天,都特意放的民谣。

『董小姐~』Moon轻声跟着哼哼。

『宋小姐。』

『宋小姐在。』

『我以前偶尔会想,老天呀救救我吧,有什么借口能让我不喜欢这个女人了呢?』

『然后呢?』

『然后我找不到啊,我想我怕是要爱你一辈子了。』——真是没控制住就脱口而出了。

『(笑)』

『但是后来我又想啊,我为什么要去找这个借口呢?我其实根本不用去找这个借口啊,因为你就是——』

Moon抢我的台词了:『因为我就是这么值得被爱啊。』


吃完夜宵回来之后,一边给她按着手臂(偷懒版本的例行massage),一边说着那些我现在已经记不清楚的闲话。

『宋小姐。』

『在。』

『……』

『有话就说。』

『宋小姐……you're my——』

『Sunshine!?』她在眼睛旁比V做了个wink。

『……precious.You're my precious.』

『(笑)』

『My Precious.』



02)


周一阳光很好。

我不知道哪儿来的劲儿,大白天地提出了给Moon做按摩,以前都是晚上睡前,按着按着她就睡着了。

『来做日光浴吧!』我提议道。

冬季的阳光,南向的阳台,浅绿色的床单被罩,身体乳和玫瑰精油。

细密的黑发,柔软的肌肤,飞扬的纹身,赭红的眼影。

大概是没了晚上睡前的困劲儿,便也多了很多耐心,在手法上新添加了诸多细节。

我心想着这已经不是什么睡前放松流程,而是打定了主意要虚度光阴,打定了主意要在流淌的阳光中,懒洋洋地游啊游。

Moon说,这是有史以来,所有次数中,最舒服最舒服的一次。

Moon闭着眼睛都笑了好几次。

『开心!』

也说了好几次。

我也开心,开心得要命。


晚上我们出门去看了场《神秘巨星》,吃了南京大牌档,不过由于最近积累很久的身体问题,我还是吃任何东西都味道很奇怪,所有味觉偏咸,且尝不出甜味。

天气很冷,我们出门的时候,走过小区的小园景,木板桥,玻璃棚顶。

我说:『感觉已经好久没有跟你这样一起出门了。』

Moon:『上次好像是十一月份了,回来的时候在这里拍照了。』

『那个时候还说下雪了再来这里拍,下雪了一定很好看。』

『结果你都快走了,北京到现在还没下雪。』

『对啊而且好冷哦,为什么这么冷都还没下雪……』

『我以前一直觉得北京没有青岛冷,现在觉得……』

叽里咕噜叽里咕噜。


周二是宅的一天。

吃了水放太多煮出来的香肠豆豉饭。

订了一堆绝味鸭架鸭翅藕片毛豆虾球……结果每样都好少,很不经吃。

我还把它们从塑料袋里拿出来精心(做作)地摆了盘,对Moon说,『这样有家的感觉。』

这天困得太早了,才八点我就蜷在被窝里,而Moon百无聊赖,最终我们出门去逛了逛鲜生超市,买了点水果。这个过程耗费了一个多小时,因为我非常有耐心地观摩完了整个超市的商品……

尤其是肉……

我把冰柜里的每样进口牛排羊排都拿出来比对了一下,研究原产地和评级和价格。

我还去看了鲜肉区,对着动物们各个部位的肉质进行毫无知识基础的内心评判。

还有我梦寐以求的水产区,我从踏入超市的第一刻起就想去看那些千奇百怪的玩意儿,最终是真的被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丑到了(短期内)再也不想吃鱼……

不过大龙虾和帝王蟹真是赏心悦目啊……

然后我们回家啦。


回家后,Moon的肚子不甘寂寞地提出了要求,于是我用我最后的财产(79块)订了昂贵奢侈(65块)的烧烤,然后我们例行传统,看《国家宝藏》。

我:『这是我最后的资产了,我在想我后天怎么去机场。』

Moon:『地铁啊。』

『去机场也得25块。』

『这么贵?』

『对啊,三元桥的磁悬浮,十来分钟就到机场了。』

『没坐过。那你怎么去?』

我笑眯眯:『睡一觉再说嘛。』


这天睡觉时,Moon又问我,你睡得着吗?

当然睡不着啊~

因为快要走了嘛。

周二这天什么也没做,躺在床上的时候,心里盘算着最后的周三计划。

最近味觉总是不好,但突然很想吃土豆,明天要订土豆,正好家里新买了调味料,可以做烤土豆。不知道Moon明天的心情想做什么菜,需要些什么食材……

最近老是想喝酒,心想明天要去逛逛晒太阳,晚上跟Moon去小酒吧坐坐,请她喝好喝的小酒。

这天晚上的睡前全身按摩再一次变成了偷懒的半身扭曲版本,心想明晚最后一夜当然要尽心尽力。

想了很多很多事情。

因为我还没有积淀起那个告别的实感。


我想起了以前,好几次跟Moon的别离,我的情绪总是滞后的。

总是在她走后或者我走后,我回忆起来那些画面,想念得要命。

在一起时没有浸入,快要离开时情绪延迟,总是在独自一人观看旅途风景的时候,刷地一下有想哭的欲望,脑子里重复着,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所以这一次,出于经验教训,我还蛮开心,觉得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

当然,心理准备的前提是,周三,要有一个约会,要有自作多情的仪式感,要有安静舒服地全套按摩,要有一场不故意失眠就算不得失眠的失眠。

要有在心里默念千万遍,我舍不得你,我会想你的,这将是最完美的一天,我们即将告别。


我以前从来没有和Moon这么长时间待在一起过,更别说是住在一起。

培养出了太多习惯,太多必须说再见的习惯。

说起“习惯”。

和Moon住在一起之后,我上夜班,通常凌晨四点到六点回家,借着手机光亮感受到身边人熟睡的轮廓,洗漱后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爬上床睡觉。

有两次Moon在外面玩过了夜,我都没有睡好。

而Moon也跟我提及了我有一次在店里忙到早上十点还没回,她一睁眼发现身边是空的,便给我发了信息问话。

Moon说,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虽然说平时总是在嫌弃你,但你那次没回来睡觉,我确实没怎么睡好。』


这次别离后,等待我的是回青岛复学,一年,两年,即便还能见面,也不大可能再有同住的机会。

所以于我而言,这些时光,是一段必会远走且不可复制的人生。

我知道一切都会越变越好,我可舍不得画下句号,但总归是个分号呀。

再见又是经年呐。


这份仪式感并没有如期而至。

周三,一睁眼,我看到了误订的机票信息,意识到我的行程并不是在原定的周四,而就是今日。

我啊,从起床到出门也就花了28分钟吧,中途还包括等车和要礼物。

我呢,一边洗漱收拾行李,能听到Moon间或在说话。

『我本来今天推掉了我朋友约我去看陈冠希那个展哎。』

『还说让你最后一次喝我煲的汤,我买了那个…』

『我刚刚都切到手了……』

我听到了,我都听到了。

但我不能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让情绪达到啪嗒啪嗒掉眼泪的临界值。

马虎的,脆弱的,孩子气的,活该的,内疚的。

全程想哭。


『我没有做好那个心理准备,我没有,一点也没有。』


『我走咯。』

『快走吧,一会儿赶不上飞机又惨了。』

我扒着门:『……你要不要送我点什么礼物。』

最后我要到了一根断了的项链和一个耳钉。

『我走了哦…』

『快走吧,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不一样啊…不一样的啊Moon……

告别的不只是你,是一段岁月。



03)


在前往机场的路上,收到了你发来的信息。


『阳光甚好 今日本该与你约会的』

甚好,本该。


飞机落地在成都机场,天幕灰沉,小雨将至,南方冬天的味道。


而北京阳光甚好

今日本该与你约会的

我那敏感矫情的仪式感

都化为了措手不及的遗憾感


今天走得太匆忙,什么东西都没有收好。

今天你煲的汤一定是一如既往的好喝。

今天没有给你做按摩,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睡得香香的。

今天……今天结束了。

余生漫长啊。


山海再相逢啊Moon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