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进口螃蟹价格联盟

世界这么大,走哪儿都有中国人

侣行计划 2018-11-02 12:19:38

在时代广场跳舞的中国大妈,在布鲁塞尔找红灯区的中国大叔,在日本雪地公园涂鸦的中国情侣……

近些年这些新闻,让国人出门在外有点儿颜面无光。

来自礼仪之邦,这种“游人”终究是小撮,生活在世界各地的中国人,他们的身上多还是保留着那种与生俱来的同胞亲切感的。

问已经跑了地球上两百多个国家的张昕宇、梁红,在海外遇到中国人是什么感觉的时候,他们说,中国人几乎每个国家都能遇到,但是不管是第几次在外遇见中国人,心情都是同样的激动。

并且每一次相遇的故事,都很温馨。

2013年张昕宇、梁红开着帆船去南极,茫茫大海之上,人影难觅。经过三个多月的航行,“北京号”抵达洛杉矶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大惊喜:一百多位在微博上得知他们动态的在美华人,齐聚长滩迎接他们。

在海上漂了近百天,上岸听到的是亲切的中文,那种感觉太扎泪腺了,梁红当时差点就没绷住哭了。海上几个月的困乏,仿佛瞬间就消散一尽。

在洛杉矶的短暂修整,张昕宇的颈椎病犯了,每天总会有几次钻心的痛。经人介绍,他们找了一位华人大夫来看病。

大夫手法非常熟练,摸摸脖子捏捏膀。一个礼拜的治疗后,还真好了。

在治疗的时候,270问中国人在美国的生活怎么样。

大夫说,找工作很容易,但在天使之城,华人的数量尽管非常多,地位却仅仅略高于墨西哥人。大多数移民过来的中国人,在此安家落户,但无论过了多少年,还一直认为自己只是个客人,没有融入到美国的社会。好像就是来了,在这儿挣些钱,过上富裕的生活,照顾好孩子和家庭就够了。

为何会这样?我们没有去深究,我想,种族基因是带着对故园的回忆的,我们会浪迹天涯,但是每个人心里永远都忘不了生养自己的故土。

去往南极的前一站,是南美最南端的城市乌斯怀亚。没想到的是,在“世界的尽头”,张昕宇和梁红又遇上了亲人。

为了给去南极做准备,船上一行人去购买补给。目的地近在眼前,即将要穿越“杀人西风带”带来的压力,加之几个月海上漂泊的消磨,让所有人都显得疲惫疲惫。

他们找到了一家华人开的超市,老板来自台湾,听到乡音之后也特别的激动,他直接把超市里最方便、最新鲜、能量最高的食物包好,让儿子全送到了张昕宇的船上。

完事后,他自己又跑大老远,给“北京号”的成员们送了一箱酸奶。

老板说,来这个地方的人特别少,就更别提能遇到中国人了。幸运的是,张昕宇他们在乌斯怀亚,很快就遇到了另外几个中国人。

张昕宇和和梁红去吃帝王蟹时,隔着饭店的玻璃看到了几张东方人的面孔,正在猜测的时候,他们出来了。张昕宇试探着问了一句:“中国人?”

一问之下,打头的那位竟然和张昕宇、梁红同住在北京的一个小区,互相一聊,两人还有几位共同的朋友。这几位是从阿拉斯加开了四十多天的车,来乌斯怀亚旅游的。

按梁红的话说,这世界大吗,是挺大的。但世界再大,同胞们兜兜转转也总能相遇。

五年侣行,哪次遇到同胞最让人印象深刻?

张昕宇和梁红的答案是一样的:在德雷克海峡,听到电台里传来中文的时候:“北京号,北京号,这里是长城站。能听到吗?”

7个月远行,万里航海,目的地近在眼前却生死未卜,坚持到现在却极有可能前功尽弃……

船上所有的人都还在坚持着,却并没有多少信心能够抵达彼岸。那几句突然传来的中文,所有人一下子就热泪盈眶了,那是来自南极的声音,那也是来自人间的声音,更是来自梦想处的声音。

虽然那个时候还没能见到声音的主人曹站长,但是听到这几句话时候的惊喜,会让他们铭记终生。

2017年的环球飞行,张昕宇和梁红驾驶着国产飞机运-12降落在了哥斯达黎加机场。一下飞机他俩就看到了两架崭新的运-12。

在地球的另一端,偶遇超级白的兄弟,让270兴奋不已。更让人惊喜的是,他还见到了一位来自中国的机械师。

这位机械师曾为超级白做过维护,如今再次相见,他还对超级白的飞行给出了很多的建议,这让张昕宇喜出望外。

梁红说,侣行这么久,无论在哪里都能遇到为他们提供帮助的人,这让他们更加心怀感恩地去走接下来的路。

《地球之极·侣行》的第一站秘鲁,去到了塞罗德帕斯科这个铅中毒小镇。

这个曾是南美第二大城市的地方,如今被矿蚕食的如同一具空壳。

城市里最大的天然湖泊散发着恶臭,矿场旁边的污水直接汇入地下,学校离矿场仅一步之遥,矿渣和粉末被风吹得到处都是,吸附在墙壁上、树叶上、衣服上……

从当地两个人家出来,270和梁红的心情五味陈杂,这个城市带来的压抑让团队一路都十分沉默。

车里压抑的心情被路边醒目的汉字打破了。

非常意外,在这个让人绝望的地方,张昕宇和梁红在路边看到了一家华人开的中餐馆。

密密麻麻的菜名写满了菜单,一进门扑鼻而来的熟悉香味环绕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此刻,大伙儿对故土的思念,就着酱油、干辣椒、葱花,通通融入了菜里。

饭桌上大伙儿相谈甚欢,敞开肚子大吃了一顿。老板来自福建莆田,在这个离家20000公里的地球另一端,已经生活了15年的时间。

他乡遇故知,老板大概和张昕宇他们的心情一样,格外激动和热情。上了一整桌的菜还不够,饭店里有着浓厚福建口音的小哥还端出了一盆炸鸡。

酒足饭饱后,团队一行人离开了塞罗德帕斯科。很长一段路,大伙儿都还在讨论着这个福建的老板,送上铁观音的老板娘,执意不收钱的后厨小哥,和一桌子的中国菜。

这大概是他们在这座充满阴霾的城市里,最有温度的回忆了。

莫愁前路无知己。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能遇到感动。